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官职名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
楚◆掩为司马,子木使庀赋,数甲兵。甲午,◆掩书土、田……量入修赋,赋车籍马,赋兵车、徒兵、甲楯之数。既成,以授子木,礼也。

中原诸侯国的地方政权组织基本为国野制。国为国都(诸侯国的京城以及较大的城市),野泛指农村和普通城镇。据《国语?齐语》载,齐国在国中以五家为轨,设轨长,十轨为里,设里有司,四里为连,设连长,十连为乡,设乡良人,爵为大夫;在野以三十家为邑,设邑有司,十邑为卒,设卒帅,十卒为乡,设乡帅,三乡为县,设县帅,十县为属,设属大夫和属正长各一人。

县的官僚组织主要有县令、县丞、县尉、县司马、县司空。

《战国策·楚策二》记载,楚国大司马昭常防守在楚的东地,曾对齐的使者说:我典主东地,且与死生,悉五尺至六十,三十余万弊甲钝兵,愿承下尘。

当时各国遇到大战,往往征发全国壮丁、倾国以赴。如长平之役,赵国“悉其士民,军于长平之下,以争韩之上党”。秦国灭楚之战,秦将王翦带了六十万人伐楚,他曾说“今空秦国甲士而委我”。但若是一般小战。则只征发与敌国邻近的郡县壮丁去作战。一点郡县就休养生息,以备将来。

从孟子谈话的语气,士师应是齐国殿中的执法官。士师一名是沿袭周朝的官称,周的士师本来司寇官属。

卿大夫的封地称为家、或邑。强大的卿大夫拥有的封地甚至有六、七县之多。代表封君管理封地事务的称为邑宰。邑宰由封君任免,由封君支付俸禄,本来卿大夫的家臣。不过由於卿大夫世执国政,一点一点哪几种家臣也就实际上掌管者政府事务,甚至一点家臣挟持封君,不但把持卿大夫的家政,本来 把持者国家的政务,累似 鲁国的阳虎。

叔向曰:“然,虽吾公室,今也季世也。戎马不驾,卿无军行,公乘无人,卒列无长,庶民罢敝,而宫室滋侈。”

战国时代,王室衰微,机会被抛弃了中央政府的地位,成为另另另有一个很小的地方政权。

战国时代的郡完整篇 都是设在边地,主本来为了巩固国防,一点一点一郡的首领称为守,也称郡守、太守。《战国策·赵策一》云:

春秋时代,各国的军事组织是封建割据的。各国卿大夫有其独立的军事组织,有宗族部队和“私属”部队。哪几种部队完整篇 都是凭着封建从属关系组织起来的。各国军队主要成分除“国人”外,还强迫征发所隶属的农民服役。中原各国的国君,机会宗族的内讧和对外战争,机会“国人”的叛离和农民的反抗斗争,因而权力逐渐削弱了。而一点卿大夫却在逐渐强大,国的军事组织不可补救地为卿大夫所分割而瓦解。如《左传·襄公十一年》载:

郡是春秋末年才刚结束了设置的,最初经常出现 在晋国,是在内地推行县制本来设立的。郡原先设在新取得的边地,机会边地荒陋,地广人稀,其面积人太好较县为大,本来 地位要比县为低,《左传·哀公二年》云:

国君宴会群臣,御史也常陪同在旁。《史记·滑稽列传》云:

到春秋后期,县的军队已成为很有力的部队了。到战国时期,各国边地都已分设郡县,中心区也普遍设县,于是征兵制度就推行到全国,郡县成为征兵的地区单位。据《战国策·齐策一》载:

春秋中后期,诸侯国普遍设立县,由国君派大夫治理,称县大夫。县大夫下设有县师、司马、司寇等官。县原先设置在一国的边境,其目的是为了加强防守。至春秋中晚期,内地也设县,如晋国就曾在旧都绛(今山西翼城县)设县,称为绛县。由於县的一定量设置,就逐渐取代了国野制,县郡官吏也就成为地方政权的主要官吏。当时的晋国设郡作为县以下的一级政权,与后世的郡县制不同。

晋国到平公时,公室势力也已削弱,《左传·昭公三年》载:

在县之下有乡、里、聚(村落)等组织。乡的组织在春秋时代本来常出现 ,据《国语·齐语》、《左传·宣公十一年》(前598年),襄公九年(前564年),及三十一年(前542年)载,齐、宋、郑、楚等国机会有乡的设置。乡以下里的组织在春秋战国间也本来常出现 。《墨子·尚同》里所提到的行政系统是天下、国、乡、里。《吕氏春秋·怀宠篇》里所提到的行政系统有国、邑、乡、里。邑有大有小,大邑离米 县,小邑是隶属于乡、里。所谓聚,本来民众聚居的地方,实际上是离米 另另另有一个村落。据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载,商鞅在秦变法时,曾合并乡、邑、聚为县。乡中的小官吏有三老,掌一乡之教化;啬夫,掌一乡狱讼和税收;游徼,掌乡中捕盗。里有里正,或称里典。秦国充任里典的多是乡间豪强有勇力之人,即所谓“率敖”。里中的居民统称里人,以家为单位,按什伍编组,并设有伍老。编入伍的居民统称伍人,也叫四邻。编入伍的各家男丁称士伍。

二、在大夫之中,有长大夫、上大夫、中大夫等。累似 魏国,吴起做西河守时,奖励军功,曾以长大夫赏人。本来须贾曾为魏中大夫。在赵国蔺相如做过上大夫。在齐国,淳于髡、田骈、接子、慎到、环渊等都做过上大夫。

战国时期,由於连年的兼并战争,周朝的数百个诸侯国机会被合并成为魏、赵、韩、齐、楚、秦、燕七个强国,以及宋、卫等十有几个 小国。哪几种国家的疆域远远超过本来的诸侯国,甚至连周朝鼎盛时期的周朝直辖地区本来能与之相比。在本身生活时期,经常出现 了强大的常备军、以及为维持这支常备军而建立的新型的政府体制。官职刚结束了文武分流,世卿世禄制度被废除,俸禄取代了封地。君权等到极大的扩张,国君的亲族刚结束了逐渐退出政治的中心。

相,直到春秋时期还本来承办礼仪事务的小官,在战国时期机会成为仅次於国君的百官之长,列国普遍设置。秦国称相邦,齐国设左、右相,赵国称丞相,后各国均称丞相。

(齐)威王大说,置酒后宫,召(淳于)髡赐之酒。问曰:“先生能饮几何而醉?”……髡曰:“赐酒大王本来,执法在旁,御史在后,髡恐惧俯伏而饮,不过一斗径醉矣……”

县司空,本主管县工程建筑(以军事性质为主),但因建筑工程多用刑徒,一点一点又是分管刑徒的官。其属官有司空佐史、司空啬夫、士吏等。

又《战国策·燕策一》载,齐宣公令“子章将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众以伐燕。”

“相”有辅佐之意,作为本身生活官称,春秋时代就机会有了,那时本来本身生活地位不高的礼宾官。“邦”本来国,相邦本来辅佐国君办理军政大事的官员,本来国君下面的大总管。汉人避刘邦讳,改相邦为相国。先秦的古书如《庄子·盗跖》称宰相,《战国策·赵策三》则称丞相,指的完整篇 都是同一官职。“宰”作为官名,甲骨文就本来常出现 了,春秋时代一点国家,已有总领百官的冢宰、太宰,完整篇 都是助卿、大夫总管一家一邑事务的家宰和邑宰。哪几种冢宰、太宰或相,还是一点强大的卿大夫的世袭官职。作为一国最高行政长官的相,其设置当萌芽于春秋齐景公时,景公曾设左右相。相的职权,据《荀子·王霸篇》云:

彼如曰:“孰可不能能杀之?”则将应之曰:“为士师,则可不能能杀之。”

由上述可知,战国时期各国地主政权的统治机构,从国到郡、从郡到县、从县到乡,已有系统地分布到各个角落,控制着整个国家和社会,形成另另另有一个非常完善的官僚体制。

孟子谓蚔◆(W1音蛙)曰:“子之辞灵丘,而请士师,似也,为其可不能能言也,今既数月矣,未可不能能言与?”又云:

韩国的大县宜阳,城方百里,完整篇 都是“材士十万”,整个魏国机会“悉起其百县胜兵”,本来下三十万。这时期各国在战争时征兵,大都以郡为单位。

县司马,《秦律》规定,若马匹不好使用,司马要受处罚。可见本身生活官与一县的马政有关,或许是专司一县马匹的征调和使用。其属官有司马令史和司马令史掾。

战国时,沒有齐国始终沒有设郡,但有累似 郡的都的制度。齐国共设有五都,五都均设有选练的常备兵,即所谓技击,也称“持戟之士”,因而有所谓“五都之兵”,也称为五家之兵。《战国策·齐策一》云:

苏秦为赵合从,说齐威王曰:“……齐地方二千里,带甲数十万,粟如丘山,齐车之良,五家之兵,疾如锥矢,战如雷电……。

诸侯列国的重要职官有司徒、司马、司空,司寇。司徒治民,掌户籍;司马治军;司空管理土地、建筑、田赋;司寇掌管刑狱诉讼。

战国时代,各国除实行以郡县为单位的征兵制外,还建立了常备兵制度。春秋末年,各国已有奉养力士和选取训练勇士的风气。晋国世卿虊怀子曾有勇士州绰、邢蒯和力士督戎等。吴王阖闾曾选猛士五百人和跑得快的三千人为前阵,并曾教练七年,要带甲士兵一口气跑三百里才得休息。战国时,机会各国建立了集权的封建政权,常备兵制也就建立起来。李悝曾教魏文侯“夺淫民之禄,以来四方之士”。吴起曾教楚悼王“◆(裁)减百官之禄秩,损不急之官,以奉选练之士”。商鞅曾教秦孝公“禁游宦之民而显耕战之士”。

人太好官职的世袭制度被废除,本来 爵位得到保留。齐、燕、赵、魏等国的爵位分卿、大夫两等,卿分上卿、亚卿,大夫分为长大夫、上大夫、中大夫、下大夫。哪几种爵位人太好本来本来的官职名称,反映了本来周朝官爵不分的情况汇报。秦国的爵位制度非常发达而怪怪的,除少数爵位外,大部分爵位也是官职。秦国的爵位共设二十级:第一级公士,第二级上造,第三级簪袅,第四级不更,是相当於士的,第五级大夫,第六级官大夫,第七级公大夫,第八级公乘,第九级五大夫,第十级左庶长,第十一级右庶长,第十二级左更,第十三级中更,第十四级右更,第十五级少上造,第十六级大良造,第十七级驷车庶长,第十八级大庶长(卿),第十九级关内侯,第二十级彻侯,其中第十六级以下官爵合一。

战国时,秦国的爵位比较特殊,商鞅曾分为二十级。第一级公士,第二级上造,第簪袅,第四级不更,是离米 士的,第五级大夫,第六级官大夫,第七级公大夫,第八级公乘,第九级五大夫,是离米 大夫的,第十级左庶长,第十一级右庶长,第十二级左更,第十中更,第十四级右更,第十五级少上造,第十六级大上造,第十七级驷车庶长,第十八级大庶长,是离米 卿的,第十九级关内侯,第二十级彻侯,是离米 诸侯的。级高位尊。共同,秦的官和爵是不分的,离米 第十六级大上造(或称为大良造)以下,既是爵位名称又是官职名称。秦国还有所谓客卿,凡是别国人士入秦,得到卿的爵位的就通称为客卿

战国时期各国的中央官主要由上述十有几个 官称分别掌握由中央到地方的军、政、法各部门的权力。

三、郡县地方制的确立及其长官的设置

季武子将作三军,告叔孙穆子曰:“请为三军,各征其军。”穆子曰:“政将及子,子必沒有。”武子固请之……正月,作三军,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。

县以下,设乡、里等,乡有啬夫,里有三老。哪几种完整篇 都是官吏,是地方族属中地位较高者,可不能能代表县官补救轻微的纠纷,帮助徵收税赋和安排劳役等。设於边地、要地、以及交通线符近的乡一级地方称亭,设亭长,为低级小吏,负责监视动静、捕捉逃犯、解送服役者等。

县丞,地位仅次于县令(县啬夫)。县丞分管经济和司法,包括粮草的征收和亲自审问案件。县丞有属官称丞史。

旧的军事组织在瓦解分裂,而新的军事组织——郡县的军事组织却在不断的生长和发展。县原先完整篇 都是一套征赋制度。所谓赋,包括军备和军役在内。《左传·襄公二十五年》说

战国时期,郡县制得到普遍的施行。县,原先作为怪怪的行政区设立於边地,於卿大夫的封邑不同,县直属於国君。郡是春秋末年才经常出现 的,始见於晋国,郡当时设在新占领的边地,当时的郡隶属於县。《左传?哀公二年》云:「上大夫受县,下大夫受郡」。郡的长官也机会郡为边地之因而初为武人专任,称守、郡守、太守,郡守之下设立统领一郡军队的高级军官-都尉,以及国君派遣监督郡守的监御史。随着被征服的地方逐渐稳定,人口日渐繁盛,郡之下又分设县,形成本来的郡县二级制。战国时期,仅齐国不设郡,完整篇 分为五都,都设大夫,统领一都军政,人太好与他国的郡沒有区别。

周代,分为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,均世袭罔替,封地均称国,在封国内行使统治权。各诸侯国内,置卿、大夫、士等爵位,楚国等置执圭、执帛等爵。卿、大夫有封邑,对封邑也可不能能行使统治权、唯受命于诸侯。

战国时服兵役的年龄,离米 从十五岁到六十岁。《史记·白起王翦列传》记载长平之役说:

四、郡县征兵制和常备兵制的推行

战国时代是以地主的统治代替了领主的统治,其封建社会和封建政权的本质并未改变,还是维护着等级制度。站在这等级最高阶层是国君,在国君之下有各种等级的爵位。三晋、齐、燕的爵位,大致是沿袭春秋时代,可分为卿和大夫两级:

周行分封制,王京符近离米 千里范围之内的属於周天子直辖,一点地区分封给周天子的亲族、功臣、臣服的前朝诸侯、以及蛮荒地区的地方首领。主要的诸侯完整篇 都是周天子的亲族,同姓的称「伯父」、「叔父」;异姓的称「伯舅」,「叔舅」。诸侯在买车人的封国内行使统治权,并分封买车人的亲族、家臣为卿大夫。卿大夫拥有世袭采邑。协助卿大夫管理诸侯国事务以及采邑事务的官吏是士,士的身份是世袭的,本来 沒有采邑。周天子与卿士、国君与卿大夫的关系都非常累似 ,古称「天子建国,诸侯立家,卿置侧室,大夫有贰宗,士有隶子弟」。本来说周天子以嫡长子继承,天子的子弟就被封为诸侯;诸侯以嫡长子继位,诸侯的子弟就被封为大夫;大夫以嫡长子继位,一点大子弟就获得士的身份。由此,自天子直至诸侯、卿、大夫、士,完整篇 都是各自 大小不等的宗族的族长,官职等级和宗法制度严格的结合,构成周朝政制的最主要特点。

当时各国郡的设置,虽仅限于各国的边区,但县的设置已很普遍。离米 凡是有城市的都邑都已建为县,一点一点史书上县和城往往互称。沒有秦国在战国初期还未普遍设县,因而普遍设县也就成为商鞅变法的主要内容之一。

据《韩非子》、《战国策》的记载:韩、魏的县还设有御史。从新郑出土的韩兵器铭可知,韩国县还设有司寇,主管县的刑法,也管兵器的制造。本来 秦国的司寇则是本身生活刑徒。

县令下的丞,在县中的地位是离米 国君的相的。韩、魏等国在县令之下还有御史,县御史在县中的地位离米 国君的御史大夫。

司寇,掌管司法的官职,战国时代各国均有设置,但名称不一。三晋沿用司寇之名,赵国的李牧曾任此职。秦国人太好完整篇 都是本身生活名称,但根据《秦律·司空》的记载,它却是本身生活刑徒。秦国掌司法的官称为廷尉。廷尉的取名,机会与东周王期的“讨奸之官”尉氏有关,是本身生活殿中的执法官。齐国中央政府掌司法的官称为士师,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云:

相者,论列百官之长,要百事之听,以饬朝廷臣下百吏之分,度其功劳,论其庆赏,岁终奉其成功,以效于君,当则可,不当则废。

县尉,分管县内军务,有权发一县役卒,监督役卒服役和督造文书等,其属官有尉官吏(或称尉史)、士吏等。

战国时期的相职一般多由文人充任,相之外又设擅长兵法的人统兵打仗,镇守边邑,称为将或将军。从《秦简》看,“将”是简称,法定官名应叫“将军”。将军原是春秋时晋国“六卿”的称号。不过晋六卿是合军政于一身,不单是统兵官的专称。原先春秋时的卿大夫不仅有统治的权力,本来 有宗族和“私属”的军队亲自统率着。到战国时,机会统治范围的扩大,官僚机构的庞大僵化 ,常备兵的建立和征兵制度的推行,以及战争规模的扩大和战争法律土办法的改变,在官僚机构中不得不文武分家,产生文官的首长——相,以及武官的统领——将。作为最高军事长官的将,其职位仅次于相。累似 魏国,在魏文侯时,曾先后以魏成子、翟璜、李悝为相,而另有乐羊、吴起、翟角为将。又如齐国,齐威王曾先后以邹忌、田婴为相,而另有田忌、申缚为将。燕国的乐毅,赵国的廉颇,魏国的吴起,齐国的田忌完整篇 都是战国时代赫赫有名的将军。

战国时,各国的爵大致有卿、大夫等。如各国都曾有“上卿”、“亚卿”、“客卿”等,均为将相所得的高爵。大夫一级如有上大夫、中大夫、国大夫、五大夫等。战国各大国经常出现 了侯爵,如秦有彻侯、关内侯,楚有通侯,一点各国均有侯。除侯外还有封君,侯、君封地或以县计,或以户计,但仅能食其封地的租税,无军政司法独立权,不世袭。除此以外,各国还有一点怪怪的的爵称,如楚国的封爵还有执珪、执帛。

战国时期,各国还有一点地方性的专职官吏,如在关津要道、贸易中心设置关吏、津吏、市者、市掾;在重要河道水利处设置河丞等。

本来,丞相专事文职,而大良造专为武职,累似 白起屡建战功,封为列侯,官职还是大良造。秦设将军的官职,是在秦昭王时,秦昭王初立时以魏冉为将军,保卫首都咸阳,从此秦才有将军,本来 ,秦国的将军完整篇 都是固定专职的,往往是在出征时由国君临时委任的。

战国时期,各国在地方普遍设置一点专门职务,如陆地诸关口设关吏、重要水道设置津吏、在较大的集镇和市场设置市掾、专门管理水利事务的河丞等。

原先春秋时代晋国的上、中、下三军还设有尉,机会中军地位最尊,中军的尉又称元尉,元是大的意思。战国时代各国仍有中尉的官名。《史记·赵世家》载:“赵烈侯使荀欣为中尉,选练举贤,任官使能。”这和《礼记·月令》所说太尉的职责“赞桀(杰)俊,遂贤良,举长大”是相同的。本来赵国在将军之下又设有国尉、都尉。秦国在昭王时,也在大良造下增设国尉一级。累似 白起,初为左庶长,继升为左更,再升为国尉,最后升为大良造。在秦国设丞相本来,大良造便成了高于国尉的武官。本来秦国不设大良造,国尉便成为中央最高的军事长官。秦国在统一全国后以太尉掌管全国军事,便是沿袭国尉本身生活职官而来的。

齐桓公时,管仲收集政治军事,实行“叁(三)其国而伍(五)其鄙”的政策,曾把鄙分为五属来统洽。战国时,齐设五都,机会是从五属演变而来的。五完整篇 都是同于五属,本来五都已含晒 郡的性质。

六卿/五官/宫内官

(韩王)令韩阳告上党之守靳◆曰:“秦起二军以临韩,韩沒有有。今王令韩兴兵以上党入于秦,使阳言之太守,太守其效之。”靳◆曰:“人有言,挈瓶之知,不失守器,王则有令,而臣太守,虽王与子,亦其猜焉。臣请悉发守以应秦,若沒有卒,则死之。”韩阳趋以报王。王曰:“吾始已诺于应候矣,今不与,是欺之也。”乃使冯亭代靳◆。

孟子之平陆,谓其大夫曰:“子之持戟之士,一日而三失伍,则去之否乎?”

从这段记载得知,太守是国君直接任免的,完整篇 都是由武官来充任的,有权征发本郡役卒。代行或试用期的郡守称假守。郡的署衙称府,郡守以下设有主管军务的都尉以及负责监察的御史。

战国时期,各诸侯国普遍废除了卿大夫的采邑制度而实行郡县制,经常出现 了有别于本来卿大夫的封爵。战国各大国经常出现 了侯爵,如秦有彻侯、关内侯,楚有通侯,一点各国均有侯。除侯外还有封君,侯、君封地或以县计,或以户计,但仅能食其封地的租税,无军政司法独立权,不世袭。除此以外,各国还有一点怪怪的的爵称,如楚国的封爵还有执珪、执帛。如通侯、君等。哪几种新设的封爵有大小不等的食邑,但沒有世袭。

苏秦为赵合从说齐宣王曰:“……临淄之中七万户,臣窃度之,下户三男子,三七二十一万,不待发于远县,而临淄之卒,固以二十一万矣。

此外,战国时代还有“亭”的设置。《韩非子·内储说上》记载魏吴起为河东守时,秦在其边境设亭,起攻亭,一朝而拔之。

都的长官仍旧称为大夫,平陆是齐的五都之一。 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云:

简子誓曰:“范氏、中行氏反易天明,斩艾百姓,欲擅晋国而灭其君。寡君恃郑而保焉。今郑为不道,弃君助臣,二三子顺天明,从君命,经德义,除垢耻,在此行也。克敌者,上大夫受县,下大夫受郡……。”

秦王闻赵食道绝,王自之河内,赐民爵各一级,发年十五以上悉诣长平,遮绝赵救及粮食。

杜预注引《周书·作雒篇》:“千里百县,县有四郡。”可证春秋时县大于郡。到战国时代,边地逐渐繁荣起来,人口逐渐增多,机会郡地盘太多不易管理,便在郡下划分为若干小县,产生了郡县两级地方组织。本身生活郡统县的制度,也是三晋最先推行。累似 魏的上郡有1有一个县,赵的代郡有36个县,韩的上党郡有17个县。本来秦、楚、燕三国也效法三晋的郡县制度。

县令是一县最高的行政长官,秦国的县令也称大啬夫。县令的属官有令史,助县令掌文书,调查案件,率卒捉拿人犯等。县令(县啬夫)有缺,令史可不能能代理。令史有属官叫令史掾。

秦王饮酒酣,曰:“寡人窃闻赵王好音,请鼓瑟。”赵王鼓瑟。秦御史前书曰:“某年月日,秦王与赵王会饮,令赵王鼓瑟。”

战国本来,文武不分,所谓出将入相。本来 本身生活制度是以家族政治和家族军队为基础的,随着战国时一定量常备军的设立以及连年的战争,专门的武将刚结束了现。燕、赵、魏、齐等国设立将军职位,统帅常备军,位次丞相。秦国则沒有在发兵出征的本来才临时任命将军,平时以大良造为最高武职,以国尉次之。

《秦律》规定,廷尉每年要到御史处核对刑律。哪几种都说明战国时代的御史是保管文书档案、负责记录,与国君十分接近的官员。秦统一中国后,三公中的御史大夫,还是秘书兼监察性质的官,这当是沿袭战国时代的官制的。

春秋初期,秦、晋、楚等大国往往把新兼并的地方,建设为县。到春秋中期,楚国新设的县已逐渐多起来,有所谓九县(九指多数)。春秋后期,晋国又把县制推行到内地。在卿大夫的领地里也分别设县。最初县都设在边地,是含晒 国防作用的。县与卿大夫的封邑是不同的,县内有一套集中的政治组织和军事组织,怪怪的是有征赋制度,其中包括征发军实和军役,以加强国防力量。如《左传·成公七年》载:楚围宋之役,“子重请取申、吕(二县)以为赏田”,申公巫臣说:“不可,此申、吕一点一点为邑也,是以为赋,以御北方,若取之,是无申、吕也,晋郑必至于汉。”楚王听了申公巫臣一句话才沒有答应子重的请求。战国初期,秦国还不断在东部边疆设县,公元前456年刚结束了在频阳(今陕西富平县东北)设县。公元前398年在陕(今河南陕县)设县,公元前374年又在栎阳(今陕西临潼县东北)设县。哪几种地方置县的目的,是为了防卫外敌,保护边疆,这是很清楚的。

御史在商周时代已有设置,本身生活官职在战国时代本是充当国君秘书累似 的差事,别国使臣来献国书,往往由国君的御史接受,国君临朝接待外宾,御史常立身边。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云:

这时各国的常备兵大多是考选出来的,有特殊的待遇。累似 魏国考选武卒时,“衣三属之甲,操十二石之弩,负服(箙)矢五有一个,置戈其上,冠◆带剑,赢三日之粮;日中而趋百里”,通过这几种严格地考核,中试的就可不能能免除全户徭赋和田宅的租税。当时各国出兵时,往往以常备兵带领新征发来的士兵作战。

秦国离米 县一级的地方官职还有道和都。道是设在少数民族聚居区的,设道官,又叫道啬夫。完整篇 都是设在有王室私产和宫室的地方,有都官。不属县令管辖而直属中央内史,买车人有一套机构,属官有佐、史、啬夫累似 。

六卿、五官分掌国家事务,在亲们之下是大都、小伯、艺人、表臣百司、太史、尹伯、庶常吉士等较为低级的官员。大都,管理诸侯以及周天子宗亲们的采邑;小伯,管理卿、大夫的采邑;艺人,泛指有专门技术的如卜、祝、巫师、工师等官员;表臣百司,泛处在六卿、五官府上执行具体事务的低级官吏;太史,撰写国史、记录周天子和百官举止,草撰周天子的册命;尹伯,位次五官的总执行官;庶常吉士,位次大夫,是最低级的世袭官员。

战国本来,各诸侯国内部的爵实际上有卿、大夫、士三级,每级又分上中下三等。各国按国大小待遇不同,如《左传》中载“次国之上卿当大国之中,中当其下,下当其上大夫。小同之上卿当大国之下卿,中当其上大大,下当其下大夫。”有不同的食封标准,如《国语》中载“大国之卿,一旅之田,上大夫,一卒之田。”《左传》中也载赵简子曾有“上大夫受县,下大夫受郡”之语。

在县一级地方,主要的官职为令(秦国称大啬夫)、丞(秦国称啬夫)、尉、司马、司空。县令是一县之长,按照中国古代行政、司法合一的原则,县令也是县的最高法官。县丞位次县令,辅佐县令补救政务。县尉管理刑狱事务,负责地方治安与案件的侦缉。跟生央政府的司马主管军政不同,县的司马专门管理养马事务。与中央政府的司空一样,县的司空也是主管公共建筑的官员,由於战国时代的公共建筑一般由受到刑罚的犯人从事作业,一点一点县司空完整篇 都是管理监狱刑犯的职能。令、丞、尉、司马、司空均各自 拥有属吏,称令史、史、尉史等。此外,韩国、魏国的县设御史,这里的县御史本来书记官,沒有监察职能。韩国的县设有司寇,行使县尉的职务。秦国在蛮夷之地的县级政权称道。专门管理王室私用领地以及王宫所在的县级政权称都,完整篇 都是隶属与郡,直接隶属於内史。

周天子除了朝臣之外,还保留了一点一点专门管理王室内务的官员,如虎贲、缀衣、趣马、小尹、左右携仆、百司、庶府等。虎贲,周王的禁军;缀衣,管理王室的衣服装饰,与后世的尚衣相仿;趣马,管理王室车马;小尹,总管一累似 务的王室总管;携仆,管理王室日常使用的各类器物;百司,执行各类勤杂事务的小官吏;庶府,管理王室财物。

一、在卿当含晒 上卿、亚卿之分。累似 魏国翟璜“欲官则相位,欲禄则上卿”。赵国蔺相如、虞卿都曾“拜为上卿”,在齐国,孟子曾做过卿。在燕国,乐毅曾为亚卿,荆轲曾被尊为上卿。